互联网

·

中国数字支付渗透率领跑全球 “掘金”东盟和南亚25亿市场

格雨

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深刻改变着人类的生产生活方式,而数字金融的崛起无疑成为全球化的浪潮,尤其是以数字支付手段为代表的数字金融革命,中国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并且开始向外拓展市场。

9月25日,由蚂蚁金服和支付宝联合举办的上海外滩大会上,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发布了一份《后浪来袭:东盟与南亚的璀璨数字生活》(下称“报告”)的重磅报告。

《华夏时报》记者从报告中获悉,在全球,中国在数字经济发展方面已经遥遥领先,而亚洲其它地区的东盟和南亚国家正在纷纷出台支持促进政策,而以蚂蚁、腾讯、京东、平安等一众国内巨头则以金融科技技术布局整个中南亚地区,抢占当地数字金融市场。与此同时,新冠疫情提升了这些地区数字生活服务的渗透率,进一步推动了东盟与南亚国家数字经济的发展。

“年轻富有活力的东盟和南亚国家,正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明日之星,在数字化生活蕴含的巨大机会中,这些地区成为在全球范围内的新兴后浪。数字支付是数字生活的核心,和其它国家地区的支付模式相比,东盟和南亚地区由于传统互联网产业的落后,极有可能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而直接进入移动支付社会,而这一部分人群基础高达25亿。可以说,中国的金融科技巨头未来在这些市场上将大有可为。”当日,德勤中国科技传媒和电信行业合伙人林国恩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中国数字支付已成领头羊

如果说中国在数字支付方面称第二,那么可能没有国家或地区敢称第一。一方面是由于中国是智能手机保有量最大的国家;另外一方面中国正在进行的新一轮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为代表的技术革命,开始赶超其它国家。

记者了解到,在2019年毕马威等评出的全球金融科技100强公司中,排名前12的公司中,有三分之一来自中国,包括蚂蚁金服、京东数科、度小满、陆金所。英国智库Z/Yen集团和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共同编制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显示,全球前十大金融中心中,中国的城市最多。

“中国影响力最大、业务相对成熟的是移动支付,其次是互联网银行,以及大科技平台提供的全方位金融服务,即以支付为核心的生态系统。在这些业务领域,中国在国际上都拥有相当的影响力。中国的实践确实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对其它国家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另一方面,数字金融的发展会改变现有的宏观经济和金融格局,这也是很多国际组织特别关注的重要原因。”对此,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在今年4月曾分析指出。

在黄益平看来,中国数字金融后发先至,有三个原因。一是国内金融部门尽管很庞大,不仅有在全球占有一席之地的四大商业银行,资本市场、股票市场、债券市场的规模也不小,但由于多种原因,中小微企业和低收入人群能得到的金融普惠服务比较有限,供给不足的问题很突出,所以数字金融一起步就受到欢迎;二是智能手机等数字技术快速发展。2010年支付宝大概每秒钟能处理300笔支付交易,今天已经几乎达到30万笔。技术能力的提升功不可没;三是监管环境相对比较宽松。正面意义指的是金融创新可以马上落地和实验,好项目能得到推广。

而在德勤此次发布的报告中,记者了解到,中国的数字金融已经开始向海外扩张。以南亚国家巴基斯坦为例,该国在2013年才引入3G网络,多年来中国企业和产品通过通信基础设施层面、中国经济走廊以及“一带一路”数字减少,为巴基斯坦弥补数字鸿沟提供了宝贵经验,中国移动在巴基斯坦为其提供4G网络,4G用户超过1000万。此外,中国智能手机以华为、OPPO、VIVO等100美元以下的智能手机在巴基斯坦快速普及,巴基斯坦每个月智能手机用户增加达到300万户以上,其中学生、年轻人又成为主力。

“通过调研,疫情后东盟和南亚78%的消费者增加了数字服务的使用。线上网购、朋友转账和线下零售支付成为了数字支付最常见的三个应用场景。而受访者表示,使用数字支付的理由主要包括更快捷更方便,不用接触纸币更安全,以及电子消费券还有优惠折扣。疫情期间,无论是在家点外卖还是用支付宝在手机上付款,以无接触服务为主的数字生活方式迅速从中、日、韩等数字经济较为发达的国家向东盟及南亚等传统上较为欠发达的国家和地区扩散。以数字支付为基础的无接触服务,改变了这些国家人口倾向于使用现金的传统习惯。”林国恩也表示。

亚洲各国开始合作

值得关注的是,在这份报告中,由于亚洲数字金融发展不平衡,东盟和南亚地区的国家开始选择与中国、日本、韩国等进行合作。东盟和南亚地区的各国电子钱包,也纷纷与中日韩等国领先的移动支付企业,如支付宝、Kakao Pay等建立合作,通过效仿这些国家在数字支付领域的先进经验,迅速建立起自己的数字支付App,因地制宜地创新积极投入抗疫。马来西亚版支付宝Touch‘n Go、泰国的TrueMoney、菲律宾的GCash等当地最大的电子钱包纷纷通过自己的平台开展无接触捐赠,募集了总额超过60万美元的善款,通过公益组织,为当地弱势群体购买食物和口罩等防护用品。巴基斯坦的Easypaisa、孟加拉国的bKash都上线了当地政府无接触发放补贴的功能,帮助低收入人群度过难关。

林国恩也指出,通过对该地区受访者的调研,报告还发现虽然东盟和南亚各国数字支付尚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但具备广阔的发展空间。首先是年轻人口多:东盟和南亚40岁以下人口,占比高达65.4%和70.2%,欧洲和北美的对应数据则是46.8%和52.1%;其次是数字普惠潜力巨大,东盟近4亿成年人中,近一半的成年人没有银行账户;再就是以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率来看,亚洲地区的基础最好,2/3人口正在使用移动服务。德勤据此预测:到2025年,亚州地区的移动消费,将比2019年增长三倍以上。

“我们看到了这个地区越来越呈现无现金的未来,就如今天的中国一样。未能得到充分金融服务的群体很可能成为数字金融服务公司真正的增长引擎。但是对于许多数字金融服务的参与者而言,他们的一个共同要求是,政策要一直并且可预测。对投资来说,最大拖累是监管的不确定性以及整个商业模式可能突然变得不可能的风险,该地区分散的监管格局是该地区跨多个市场云清的地区参与者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要解决诸如此类的问题,从国家层面上需要建立统一的支付平台或支付标准,在跨国层面上,随着监管的成熟,政府之间要建立沟通协调机制,排除不必要的监管,尽可能统一标准,在跨国转账等服务商实现共同监管协作沟通。”林国恩建议称。

 

 

向作者提问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