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

“后TFBOYS”时代,时代峰峻还能再造一个偶像帝国吗?

锌媒体报道

“后TFBOYS”时代,时代峰峻还能再造一个偶像帝国吗?

“后TFBOYS”时代,时代峰峻还能再造一个偶像帝国吗?

“后TFBOYS”时代,时代峰峻还能再造一个偶像帝国吗?

“后TFBOYS”时代,时代峰峻还能再造一个偶像帝国吗?

“后TFBOYS”时代,时代峰峻还能再造一个偶像帝国吗?

“后TFBOYS”时代,时代峰峻还能再造一个偶像帝国吗?

“后TFBOYS”时代,时代峰峻还能再造一个偶像帝国吗?

“后TFBOYS”时代,时代峰峻还能再造一个偶像帝国吗?

“后TFBOYS”时代,时代峰峻还能再造一个偶像帝国吗?

“后TFBOYS”时代,时代峰峻还能再造一个偶像帝国吗?

“后TFBOYS”时代,时代峰峻还能再造一个偶像帝国吗?

“后TFBOYS”时代,时代峰峻还能再造一个偶像帝国吗?

“后TFBOYS”时代,时代峰峻还能再造一个偶像帝国吗?

“灯牌大战到底谁赢了?” TFBOYS周年演唱会上周末如期在深圳宝安体育场召开。比起他们的表演内容,各路饭圈人士更感兴趣的可能还是又一年“灯牌大战”的结果——在蓝、绿、红、橙四色灯牌的映照下,三个人唱完了最后一首合唱曲,终于用一年中为数不多的相聚机会,完成了和粉丝每周年的约定。

TFBOYS谢幕退场之后,粉丝们也纷纷离席,等待她们的是一年一度的网友聚会,和微博上每逢周年必会出现的、关于灯牌数量多少的言论战场。 


TFBOYS周年演唱会现场

这是TFBOYS一起走过的第六年——这个由王俊凯、王源、易烊千玺三个人组成的国内超一线男团,平均年龄至今仍不到20岁。 但是,年少成名的TFBOYS,已经走到了聚少离多、各自发展的新阶段。当年共同唱着“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的男孩们纷纷成立个人工作室,向成熟艺人转型。他们的经纪公司时代峰峻,也将二团、三团的培养提上日程。

就在TFBOY演唱会举办的前一天,TF家族二团练习生们的出道综艺《台风蜕变之战》正在秒拍和B站播出;TF三团练习生的表演《想你的365天》,也被纳入了TFBOYS演唱会的节目单中。 


TF家族二团练习生们的出道综艺《台风蜕变之战》

在毒眸看来,现在的“TFBOYS”,已经不是人们心中那群梳着齐刘海锅盖头的小孩子了。王俊凯、王源和易烊千玺纷纷跨过了18岁的门槛,拥有了站在流量顶端的粉丝数量;另一方面,像当初的他们一样、怀揣梦想的师弟们也已经蓄势待发。无论是团体本身,还是“TFBOYS”这个标签,都已经拥有了新的意义。

“后TFBOYS”时代,已经到来了。 

从街边驻唱到万人演唱会:TFBOYS的六年成名路

“四叶草在未来唯美盛开,现在只要你做我的花海。” 2013年唱着首支单曲《Heart》、借歌词表达对粉丝“四叶草”的感情的TFBOYS三人,还只能站在重庆日月光中心的小小舞台上举办首唱会。当时大多数人可能都不会想到,这个幼小、青涩的新生组合,会在6年后站在万人体育场的舞台中央,成为国内娱乐圈的现象级男团。 


在重庆日月光中心演出的TFBOYS

彼时,传统的唱片行业已经下滑数年,在经历过光芒万丈的“05超女时代”后,卫视综艺也再也没有生产出一个李宇春式的国民偶像,“快男”“超女”等造星品牌似乎已经陷入了瓶颈期。同时,“韩流”在世界范围内的广泛传播进一步冲击了国内娱乐圈,在TFBOYS出道这一年,刚出道一年的EXO中国小分队EXO-M拿下了第一届音悦V榜内地最具人气歌手奖。

但与此同时,互联网的机会也在酝酿之中。社交媒体时代来临,用户过亿的新浪微博为TF家族练习生带来了最初的一缕“东风”。 2012年,由王俊凯和王源翻唱的《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得到原唱范玮琪的转发,视频播放量超过500万,昏暗灯光下镜头前拿着麦克风唱歌的青涩小孩,成为很多人心中对这两人最初的印象,也几乎成为“凯源”CP的开始。 


范玮琪转发王源和王俊凯的翻唱视频

2013年,擅长跳舞的易烊千玺加入TF家族,与专长不是舞蹈的王俊凯、王源互补,一同组成TFBOYS组合。TFBOYS发布组合形象宣传片《十年》正式出道,主打招牌是粉丝与偶像共同成长的“养成系”标签。同年年底,TF家族练习生综艺《TF少年GO》上线,在当时国内团综市场一片空白的背景下,这个节目为TF家族积累了第一批粉丝。

“当时《TF少年GO》经常上B站首页推荐,凯源、千宏的剪辑也特别多。”一位粉丝回忆道:“它恰好有那种青春漫、少年漫里几个男孩子在一起的氛围。”

就在一年之后,娱乐圈的新生偶像力量开始崛起:李易峰凭借《古剑奇谭》爆红,成为国内“流量小生”的第一个代言人;吴亦凡、鹿晗相继归国,带回现象级粉丝的同时,也带回了一个粉丝话语权极大的市场逻辑……新“流量”们的诞生,直接开拓了国内粉丝经济的崭新时代。 

在粉丝经济的逻辑下,粉丝迅速地学会了如何通过“流量”为偶像加持。以国内“流量艺人”的代表鹿晗为例,他因为一条被评论了1316万余条的微博获得了吉尼斯世界纪录,由他主演的、豆瓣仅有4.7分却狂揽10亿票房的《盗墓笔记》电影版被称为“粉丝电影”的代表作……

在粉丝的流量加持之下,鹿晗成为唯一一位进入2016“BoF时装商业评论500”榜单的中国男星,被公认为当时的“顶级流量”之一。 


鹿晗主演的《盗墓笔记》是“粉丝电影”的代表作

TFBOYS也没有错过这个“流量时代”。而和成熟偶像相比,原产自中国、年龄又偏小让他们获得了更多粉丝的怜爱。有粉丝告诉毒眸:“当时很多姐姐都心疼小孩没有见过大场面、穿淘宝爆款拍短剧、在小录音棚里面唱歌,就砸钱出力让他们得奖。”

2014年3月,TFBOYS发行单曲《魔法城堡》,而大量粉丝的疯狂投票,打败了当时风头无两的EXO等,将他们送上了第二届音悦V榜年度 “内地最具人气歌手”,也送到了主流音乐圈层受众的面前。拿下音悦V榜奖项的一个月后,TFBOYS就登上了国民综艺“常青树”《快乐大本营》。这种近乎“横空出世”的姿态背后,是当时正盛的粉丝经济强大的力量。 


2014年的《快乐大本营》前后至今是TFBOYS的百度指数峰值 与快速成名相伴而来的,是TFBOYS的口碑:粉圈年龄层割裂,低龄粉丝较多,作品好评度不高。 而扭转当时局势的,就是将TFBOYS推上国民组合的第三缕“东风”:官方平台节目和主流晚会舞台的曝光。

因为全员积极向上、青春阳光的少年形象,TFBOYS颇受央视等主流媒体的青睐,先后登上《开学第一课》《少年中国强》等主流平台节目。2016年,TFBOYS更登上央视春晚,演唱《幸福成长》。这次春晚亮相成为TFBOYS大众口碑扭转的开始,人们惊觉,当年唱着《青春修炼手册》的三个小孩子已经长大了。 


2016年春晚的亮相成为TFBOYS大众口碑扭转的开始

但是,随着孩子们的成长,“三小只”饭圈的矛盾也开始日益显现:粉丝开始比较时代峰峻对每一位成员的资源分配问题,而每一次团体活动“灯牌大战”的输赢,也成了粉丝之间彼此“较劲”的大事。

虽然时代峰峻一直要求粉丝不要带灯牌进场,TFBOYS组合的官博也多次“提醒”,但去年周年演唱会却只有团粉遵从了官方的要求,唯粉们将灯牌藏进衣服、鞋子、背包的各个角落,比较起演唱会现场谁的灯海面积最大,以此来证明自家爱豆的人气。 这种比较让时代峰峻官方都变得“小心翼翼”。

7月12日,TFBOYS久违地发布了一首三人合唱的新歌《我的朋友》。经网友统计发现,三人在新歌中的演唱part被完全平分,甚至精细到每个人都唱了80个字,从而避免粉丝声讨资源的分配不均。但是,时代峰峻的“求生欲”却并没有得到部分粉丝的认可——“TFBOYS解散”的微博话题,仍然有1.1亿的阅读量和19.4万的活跃度。 


TFBOYS解散”的微博话题有1.1亿阅读

事实上,TFBOYS三人在今年聚齐的场面,除了周年演唱会外,似乎只有年初的春晚。这从某种意义上说明,“三小只”已经选择了不同的发展方向,不再需要由公司统一分配。

王俊凯主攻影视,考上北京电影学院后陆续接下了《天坑鹰猎》(豆瓣7.6分)和电影《749局》,综艺也以国民度高的上星综艺(《中餐厅》)为主;王源参演的电影《地久天长》入围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同时他主打“音乐人”标签,报考伯克利音乐学院并被录取,登上网综《我是唱作人》展现原创音乐作品;易烊千玺手握豆瓣8.6分的《长安十二时辰》和9.0分的网综《这就是街舞2》,主演的电影《少年的你》入围柏林电影节新生代单元……

经过粉丝多年的流量加持和三人的成长,TFBOYS的格局似乎已经跳脱出组合之外。如果说原本的资源可选范围只有公司提供的一池湖,随着三人的成长,这面“湖”已经变成了一汪“海”,并不需要再局限于同一个团体里争抢——这或许也是粉丝应有的觉悟。


师兄光环之下,“时运不济”的“TF家族”

在TFBOYS演唱会召开的前一天,TF二团的出道综艺《台风蜕变之战》刚好播出了第4期。因为参与这次出道战的成员均未满18岁(年龄限制下,出道战无法作为网综播出),出道战只能作为自制内容上传至秒拍和B站,投票通道在超级星饭团。而回看当年的TFBOYS,他们的平台则是爱奇艺、腾讯视频等头部视频平台,从起点来说,TF二团似乎就已经不占优势。 


TF家族练习生与TFBOYS

事实上,TF二团的企划从练习生亮相到出道,运作都命途多舛。

TF家族练习生最初的亮相,是在2014年的重庆TOPKING千人舞会上,敖子逸、丁程鑫、黄宇航、徐皓扬四人登台表演。之后,更多练习生们逐渐出现在TFBOYS团综《TF少年GO》的第二季录制中,逐步推出“家族”概念。 有TFBOYS的光环在前,TF家族的练习生从起点就比同期的其他练习生更高。

和师兄们一样,时代峰峻也为TF家族练习生打造了专属自制综艺《星期五练习生》,在腾讯视频和B站播出。其中,出演自制短剧《台风大事记》的敖子逸、丁程鑫、黄其淋、黄宇航被粉丝称为“台风四子”。 


“台风四子”

或许是因为一团成长过程中面临过太多唱跳水平方面的质疑,时代峰峻吸取经验,在2015年底为TF家族练习生建立起了月末考核制度,对唱跳能力进行评判。师兄们的周年演唱会也会给练习生们保留一个舞台,进一步积攒人气。在自制综艺《星期五练习生》中还专门设置了舞台公演环节,粉丝可以参与录制、观看舞台。

即便在策划上不断完善, TF家族练习生也没能顺风顺水。他们遭遇的第一道困境是策划人黄锐的“出走”。2016年底,时任时代峰峻策划部经理、打造出TFBOYS的“元老”之一的黄锐离职,创办了原际画传媒,旗下组合为易安音乐社,今年《创造营2019》第2名成团的何洛洛就出自其中。

黄锐离职的同时,也“带走”了TF家族的三名练习生黄宇航、黄其淋和严浩翔,“台风四子”直接折损一半,TF家族的粉丝群体遭遇第一次重创。其中,黄宇航、严浩翔跟随黄锐离开时合约并未到期,时代峰峻与原际画一度因此对簿公堂,陷入了漫长的拉锯官司,直到2018年4月,两人才宣布解约成功。 

重要人气成员出走后,TF家族选择了引进新人,2017年7月,陈玺达、马嘉祺、李天泽、刘耀文出现在大众视野之中,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三名人气成员出走带来的人气流失。

经历了半年左右的沉淀,练习生们似乎离“出道”越来越近。 命运在2018年再度和TF家族开了个玩笑。早在黄锐离开时,“Produce”系列选秀在临近的韩国初现雏形,新的选秀造星模式还并未大放异彩,但在2018年初,这种新的造星模式被移至国内——《偶像练习生》的火爆,生产出一大批竞争力极强、粉丝活跃度高的新生代偶像。后者极大地挤压了国内其他组合的生存空间,其中就包括正在成长中、筹备出道的TF二团。

艾漫数据显示,Nine Percent队长蔡徐坤在《偶像练习生》播出的四个月内,商业价值指数经历了从50名开外到4月榜单的第11名,并空降2018年5月商业价值榜榜首。而TF家族的练习生们,至今仍在榜单的百名以外。 

如果《偶像练习生》的火爆是“外患”,那么“陈玺达事件”的被曝,可以说是时代峰峻的“内忧”。2018年2月,网传TF家族练习生陈玺达(14岁)与女友逛街,TF家族很快发表声明进行澄清。

但同年10月,名为“陈玺达什么时候还钱”的新浪微博用户发布数张聊天记录,曝光陈玺达和女友交往,并多次向自己索要钱财的证据,在饭圈掀起轩然大波。

虽然时代峰峻已将陈玺达开除,但14岁的练习生早恋、向粉丝要钱等系列行径,与曾经“TF家族练习生都是乖小孩”的品牌形象形成巨大反差,无疑损害了时代峰峻练习生在舆论中的口碑。 


“陈玺达事件”在饭圈掀起轩然大波

而铺垫了数个月、原定计划在去年暑期播出的“台风出道战”,在对偶像选秀和未成年人的双重限制之下,时代峰峻只能放弃原本投票进行“出道战”的打算。8月16日,在没有经过任何粉丝参与的情况下,时代峰峻直接挑选了TF家族练习生丁程鑫、马嘉祺、宋亚轩、刘耀文、姚景元组成的“台风少年团”,发布首张单曲《Wake up》,同年10月正式出道。

但是,在主打养成系和陪伴感的TF家族,粉丝却对于这次的出道名单粉丝完全没有决定权,“空降”的姚景元甚至只练习了几个月,为此TF饭圈大批粉丝再次宣布脱粉。 


去年816粉丝的脱粉言论

尽管 TF二团终于艰难出道,推出了单曲和芒果TV播出的团综《台风少年行》。但时隔不到一年,台风少年团再次迎来动荡:原有的“台风少年团”官博解散,官博直接更名“台风蜕变之战”,从已出道的组合成员再次“降级”为练习生身份——姚景元转调影视部,跟随黄锐出走的严浩翔回归,七个人重新进行出道战,选出五人最终组成台风少年团。 

兜兜转转近5年,几经波折,成团又重组,TF二团已经错过了这波偶像浪潮最好的红利期。 在马嘉祺等人加入TF家族的那个暑假,一档名为《中国有嘻哈》的综艺开启了国内的“超级网综”时代,原本属于地下的rapper成为全民瞩目的新星,爆款网综也成为造星的新途径。

网综崛起之后,网生视频平台掌握着行业金字塔顶端的曝光资源——而TF家族复制TFBOYS的模式、依靠自身品牌知名度推出自制综艺的做法,传播效果并不如视频平台综艺的全网多渠道推广,直接错过了平台网综时代的热潮。

 而从最初被看作是“偶像元年”的2018年开始,TFBOYS成功所依赖的粉丝经济本身,似乎也在逐渐退潮。“流量+IP”的模式也在电视剧、电影两个行业内接连失灵,爱奇艺率先宣布隐藏前台播放量,曾经的“顶级流量”鹿晗主演的《上海堡垒》上映4天仅收获1.1亿票房。

通过粉丝群体强大购买力换取资源的逻辑,似乎再也没有过去那么容易成立了。 并且,TFBOYS成名路上的关键——卫视综艺和主流晚会舞台,似乎也不再适合团体发展。根据艺恩数据显示,今年播出的《天天向上》和《快乐大本营》的受众群体中,30-39岁的受众分别占据64%和61%,传统卫视综艺已经不是年轻的追星群体的第一选择。

TF二团登上卫视综艺吸粉有限,很难达到当年TFBOYS登上《快乐大本营》时的效果。 


《天天向上》和《快乐大本营》的受众群体中,30-39岁的受众群体占比较高

目前来看,TFBOYS虽未解散,但个人发展的规划已经逐渐明晰。在十年之约结束之前,时代峰峻无疑需要一个具有稳定粉丝基础的团体偶像接班人,在后TFBOYS时代继续承载公司前行。

但是,在今年六周年演唱会的现场,TF三团登台表演时,还有众多师兄团的粉丝们将他们认成了台风少年团——在TFBOYS粉丝眼中,二团和三团的练习生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 帝国之战,也许难再现了。


向作者提问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